华人策略论坛网

博彩策略论坛

Relevant training

Relevant training

Relevant training

当前位置:首页 > 华人策略论坛网 > 华人策略论坛网

  法制晚报微信公众号“壹现场”1月16日消息,1月14日,壹现场发布文章:“打股救子”爸爸:我想保住孩子眼睛,让他的世界是亮的,被人民网等多家媒体和网站大量转载。

  看着网友们几万条的留言,我们再次感受到了爱的力量。

  今天(1月16日),壹现场记者多次与“打股救子”的航航爸爸樊富贵先生联系,他都拒绝开通捐款频道,或直接公布账号。

  他说…

  “银行账号不要公布,我怕到时候核对不出捐款人的信息。”

  “要不公布支付宝账号吧,这样有对方的信息,我能记下来,联系人家,感谢人家,以后用不到没准还能退回去……”

  “支付宝没办法设定10万的上限啊?

  可我现在只想先接受(帮助)10万帮助。我就是着急给孩子做手术,要大家那么多钱干嘛。”

  “要是大家真的给我打了很多钱,退不回去就只能捐给慈善机构了。

  我不想成为‘罗尔’,那样以后谁求助也没人信了,社会没人献爱心了。”

  “算了,支付宝也先不要公布了,现在大家都给我捐了5万多了,够交入院的3万押金了,剩下的看看怎么接受帮助更合适吧……”

  关于捐款,他似乎比我们更纠结。

  今天(1月16日)一天,记者约与航航的爸爸通话一个多小时,他一直小心翼翼的守护着自己的底限——

  善款够用即可,绝不贪多。早点筹够手术费治疗,以免孩子失明。

  多次,他提到“罗尔事件”,生怕别人误会他,更担心如果误会了他,会伤害了整个社会的爱心。

我没炒作  脱光衣服下跪求打,也是突然的想法

  “没有、没有、没有,我没有炒作。”提起这次的打股救子事件,樊富贵表示,自己绝对没有炒作。

  “你以为我很喜欢去大街上跪着吗?我也想过正常的生活!我们不行,我们的小孩要治病,我们过不了正常的生活!”

  那天脱光衣服下跪前,他吼了妻子。因为妻子非常不理解自己的行为。

  对于着急给孩子看病的樊富贵而言,求医过程是缓慢的。

  终于,换了几家医院,终于看上了合适的医生,却又得知自己的钱根本不够给孩子看病的,他几乎是有点愤怒的冲了出去。

  当然,这愤怒背后更多的是伤心、绝望、悲哀。

  那天,他想过自杀,但一想自己死了孩子太可怜。

  看着医院内外,熙熙攘攘的来给患儿看病的父母,他忽然“想开了”,身为父母,为了治好孩子,没有什么不能做的!

  于是,他抛下尊严,在附近小店花10块钱买了块白板和记号笔,写下了“打股救子”文。

  冬日北京街头,他脱下了从重庆一路穿来的棉袄、鞋子、牛仔裤,想都没想的跪了下去,举起棍子,求路人“责打”他这个没能力给孩子看病的不称职父亲。

  妻子一言未发,搂着孩子,跪在了旁边他脱下的棉袄上,低着头,默默的陪着。

  路人投来异样的眼光,看完文字,默默的放下了钱,无一人碰过他手中的“责罚棍”。

  “穿上衣服吧,别冻坏了,生病了还怎么带孩子看病啊。”一位阿姨放下钱又走回来。

  那天的北京,天空蓝的很干净。

  现场只有1岁多的小航航不懂发生了什么,在妈妈怀里眯着眼睛动来动去。

  还好,他的眼睛看不清,记不住爸爸“屈辱”的一幕。

  可惜,他的眼睛看不清,看不见此刻的爸爸多么高大和英武。

  爸爸,爱航航。

  航航,爱爸爸。

  我有二层小楼,还开过小厂子  但请你看看我的家,我真的不是那样的……

  这是樊富贵的家,一栋二层小楼,还有一个院子。

  这样的房子,放在大城市是别墅级别的,但在潮湿的重庆是标配。

  走近看,“别墅”简陋不堪。

  问起他的家庭条件,樊富贵坦诚的说,自己之前在外地打工,说一点钱没有那是瞎话。那几年攒了点钱,回重庆开了个小雕花厂,可惜一两年后全赔了,他只能继续在重庆打工,月工资两千左右。

  “如果不是因为都赔了,这次手术费也不这么愁。”樊富贵说,昨天他还跟人说想卖房,一位好心人劝阻了他并坚持给了他2000元钱。

  “别卖!给孩子看病也得生活啊。”好心人说。

  而实际情况是,这样破旧的房子卖了,对于航航的医药费也起不了大作用,而他们就连家都没了。

孩子的眼疾是天生的

  但我不想让他瞎一辈子

  航航在院子里玩,他的左眼视力更低。

  小时候睁不开眼,五个月才睁开。

  睁眼也不全睁开,老是眯着个缝儿看人。

  夏天和亮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畏光。

  从小抓东西就不准,要多要抓几次才行,后来才知道他看到的东西是晃动的。

  樊富贵说,就算这次捐不到钱,他也想把这个事说出来,提醒大家关注孩子的视力,发现异常及时就诊,不要像他一样把孩子病情耽误了。

  航航患先天性综合眼疾,有双眼先天性无虹膜、双眼眼前节发育不良、双眼球内异常回声、临床玻璃体轻混浊(左眼较重)等多个诊断结果。

  这不同于青光眼和白内障这些治愈度很高的病症,治疗复杂,且易复发。

  目前,连医生都不能保证,几次手术能治疗好航航,就算做完这次手术,以后随着孩子的生长发育,手术部位可能又回到原样,就得再次手术。

  “但只要一直有合适的治疗,他就不会失明。”樊富贵说,“我不想让孩子瞎了,想他大了能照顾自己。”

手术费尚未确定  求助暂缓,自己努力做个好爸爸

  “手术要做很多次,10万也可能不够,但不能一直靠大家,我会努力,做完这次手术,以后我就能边上班挣钱,边给孩子治病。”

  樊富贵一再强调,自己不能只靠大家帮助,一定要自己努力做个好爸爸。

  壹现场记者今天(1月16日)下午也联系了此前航航就诊过的北京儿童医院,院方表示由于航航尚未住院治疗,他们也无法确定全部治疗方案和费用。

  樊富贵此前曾多次到重庆市荣昌仁义镇政府民政科申请钱款给孩子治病,民政科吕主任今天上午接受壹现场记者采访表示,航航有医保,应该能在治疗时有部分费用的减免,看病后也可以拿收据来政府部门,看是否还有二次补贴,但无法超越规定提前申请大额治疗费提供给他们。

  吕主任还表示,据他们了解,樊富贵一家之前的生活确实如其所说,谈不上特别困难,目前给孩子看病没钱的窘境,似乎与其以前的家庭变故有关。很多医院,都留下了父子坚持的身影

  “过完年筹够钱,我们还去北京给孩子看病,如果实在不够再跟大伙说吧。”

  目前,樊富贵已经收到5万多元善款。虽然离预期的10万还有一些差距,但他仍表示,只要能在治疗前凑够手术费,就暂不公布账号信息。

  今天也有很多网友坚持通过我们将善款转交给了他们,真诚的向各位好心人道谢!

  谢谢对他们的帮助,也谢谢对我们的信任。

Copyright © 2013 版权所有
备案正在申请中...